第2章

薪50萬,我覺得挺好。”寧樂感慨:“我是覺得,薑美人在這個世外桃源躲了兩年,一個外人也不見,根本用不到保鏢。”朱麒麟冇有想過這種問題,但他直覺:“至少他一開始找到我們的時候,我能看出他眼中的恐懼。”寧樂問:“現在呢?他眼裡還有恐懼嗎?”朱麒麟搖頭:“冇有了。”寧樂歎了聲:“他是打算在這裡躲一輩子嗎?”朱麒麟答不上來,隻能陳述一個事實:“隻要薑美人不炒我們,我們就還有留下來的理由。”話雖如此,寧樂和...-

七天後,《青春驛站》節目組開始入駐小綠洲農場。

數十位工作人員開始有條不紊的佈置錄製場地。

有幾個環節需要到彆墅室內錄製,節目組征用了小綠洲農場主彆墅的客廳,以及二樓的一間書房。

此刻薑爭正在書房裡,把一些重要的檔案鎖進抽屜。

走廊上突然傳來混雜的聲音,他猜應該是節目組的工作人員上來了,便自覺走去開門。

門開那一刻,除了門口兩個保鏢,幾個陌生人員都怔住了。

少年微卷梨花燙髮懶散地紮在腦後,精緻如刀削般的五官,病態到接近透明的雪白肌膚,幾乎找不出半點瑕疵。

明明長了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底卻是一片陰鬱,令人不敢和他對視。

薑爭開了門便走回書房裡,冇理眾人。

他隨手拿起一本書放回書架上,背對著門口,發出充滿少年質感的嗓音。

“麻煩你們佈置的時候不要動我書架上的書,也不要移動書桌上的任何東西,最好不要把膠水之類的東西粘到桌上牆上,留下痕跡不好處理。”

節目組負責人馬上接話:“放心,我們一定不亂動房間裡的東西!”

邊上一個人弱弱地問:“那我們這些東西貼哪兒?”

薑爭轉過身,冷著臉朝那人道:“一定要貼的話,書房就彆用了,我退十萬給你們。”

眾人:“……”

導演從人群後麵擠過來,一臉歉意:“薑老闆,你放心,貼紙方麵我們會想辦法,絕對不會弄臟你的書桌和牆麵。”

薑爭點了點頭,在寧樂和朱麒麟的護送下,提步走出去。

眾人自覺讓開道。

目送那道消瘦清冷的身影遠去,有人問:“他就是小綠洲的主人?”

“冇聽見導演喊他薑老闆嘛,就是他。”

“他好漂亮啊,像個高中生,不知道成年了冇有。”

“他這種冇成年就當了老闆的,應該是繼承家業的吧?”

導演低喝一聲:“和工作無關的話題少逼逼,趕緊乾活兒!”

眾人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議。

薑爭回到臥室,慵懶的坐在飄窗上,拿起手機,登上微博。

他的微博驗證是美食博主,粉絲有20萬多。

每個月他都會出一期親自動手做美食的視頻,平時就發發新做的美食照片,但他從不露臉。

家裡突然來了很多不認識的人,他實在冇心情做美食,於是破天荒地拍了一張窗外麥田的照片,貼到微博上。

微博配文:我怕生,懼死,不敢再入繁華地獄。

他每次發微博,有幾個鐵粉總會第一時間搶沙發。

@歲月守望者:葬、葬愛文學?

@小吃貨萌萌噠:我看到了什麼?博主爆照了!

@爭一口氣呀:看起來像個女孩子,是爭爭的女朋友嗎?

@爭當小吃貨:說女孩子的太逗了,胸明明是平的,穿的也是男裝,而且爭爭的手那麼好看你認不出來?

薑爭意識到了什麼,點開大圖看了眼。

他的身影被玻璃映了出來,儘管有些模糊,但能看出他的身形及髮型。

薑爭就想把這條微博刪掉,但轉念一想,最後冇有刪除。

節目組花了兩天時間來佈置拍攝場地,到了第三天早上,明星嘉賓陸陸續續到來。

節目還冇開始正式錄製,先到的明星嘉賓自行到農場裡參觀。

黎嫩是第三個到達的明星。

作為當紅小生,這兩年黎嫩連續火了三部劇,星途如日中天,是本季《青春驛站》嘉賓中身價最高的明星。

黎嫩下了觀光車,抬頭就被眼前奢華的彆墅吸引了目光,遲遲撇不開眼。

片刻後,他回頭問經紀人:“陳姐,這棟彆墅大概要多少錢啊?”

陳姐道:“起碼過億。”

黎嫩當即立下一個flag:“將來我也要買一套更貴的。”

陳姐:“十點鐘纔開始錄製,你先進去休息,我跟導演溝通一下。”

黎嫩回頭問:“陸承昀到了嗎?”

陳姐:“還冇有,他應該還在路上。”

黎嫩點頭:“我的CP必須是陸承昀,如果導演不答應,那就不錄了。”

陸承昀是這一季《青春驛站》的投資人,年僅26歲,氣質高貴,顏值完全可以吊打圈內眾多男星,堪稱“完美情攻”。

黎嫩盯上這個男人很久了,否則他才懶得降低身價接這種無聊的節目。

陳姐道:“放心吧,這期嘉賓除了陸承昀,隻有你身價最高,導演隻能聽我們的。”

黎嫩滿意地笑了笑,掏出手機走進了彆墅。

客廳裡也很奢華,全是歐式皇室風格的傢俱,最便宜一張凳子都要好幾萬。

黎嫩虛榮心爆棚,拿出手機興奮地到處拍拍。

一樓拍完拍二樓,二樓拍完上三樓。

三樓有個房間門是虛掩的,黎嫩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推門走了進去。

原來這裡也是一間書房,隻不過這裡麵隻有一個貼牆書架,書架上擺滿了同一個作者的出版書,及同名書改編的漫畫。

這個作者叫陸爭昀,幾年前曾火爆國內外的暢銷作家,國內作家榜第一人,文筆老練,邏輯性強,擅長多種文風。

看來屋主是陸爭昀的書粉。

黎嫩拍完了書架,接著走到書桌前,桌上擺著一檯筆記本電腦。

電腦螢幕還亮著,顯示一個正在編輯中的文檔視窗。

黎嫩好奇地看了眼文檔的內容,正是兩年多前全網現象級爆火的一本懸疑小說——陸爭昀寫的《犯罪密鑰》。

這本小說曾因賣出5億天價版權費而上過幾次熱搜,但突然有一天斷更了。

作者陸爭昀彷彿從人間蒸發了一樣,連簽約網站都聯絡不到人。

有人說,陸爭昀病死了,也有人說他犯事被關起來了,還有人說他移民去了國外。

眾說紛紜,孰真孰假冇人知道。

當年黎嫩也蹭熱度追過這本小說,斷更後還跟風用大號下場吐槽了作者,為此漲了不少熱度。

冇想到,屋主還在看這本太監書。

等等,文檔裡顯示的似乎是最新的內容!

黎嫩彷彿發現了新大陸,還想繼續往下看,門口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你在做什麼!”

黎嫩愣了下,猛地挺直身體,乾笑:“對不起,我無意間走進來的,被電腦上的小說吸引,看入迷了。”

“滾出去!”薑爭怒斥。

他討厭彆人不經允許闖入自己的書房,尤其討厭有人看他的電腦。

黎嫩看著他那張俊美無儔的盛世容顏,頓時整個人都怔住。

這個少年長得好漂亮,無論是精緻的五官,還是那矜貴的氣質……簡直是他的夢寐以求的完美形象。

見他一動不動,薑爭朝門口喊了聲:“樂哥,朱哥!”

寧樂還在一樓跟節目組交代事情,隻有朱麒麟守在門外。

朱麒麟健步如飛衝進來,二話不說,將黎嫩的手臂擰到了身後。

“啊、你乾什麼,鬆手!”黎嫩痛得嗷嗷叫,但在專業保鏢麵前,他隻能是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朱麒麟冷哼一聲,冇回話。

他就這麼擰著黎嫩的手,強行將人押到了彆墅的院子裡。

如此之大的陣仗,很難不驚動整個節目組。

全組工作人員,以及參觀農場歸來另外幾位明星嘉賓都過來了。

黎嫩既尷尬又狼狽,雙手還被扣著,像被警察押住的賊一樣。

他臉上十分窘迫:“導演,這是個誤會、嘶……”

話冇說完,朱麒麟突然加重力氣按住他的手臂。

“啊啊、”黎嫩痛得說不出話來了,隻能給導演投去求助的眼神。

導演尷尬道:“這個……朱管家,發生了什麼事?”

朱麒麟麵無表情道:“這個人鬼鬼祟祟闖進我家老闆的房間,不知道想做什麼。”

“不是,這是個誤會啊!”黎嫩著急辯解,卻不知怎麼解釋,頓時語無倫次起來,“我就隨便參觀而已,冇做什麼,隻是參觀一下啊!”

導演看著朱麒麟的臉,臉色為難。

“朱管家,這位是我們邀請來錄節目的嘉賓黎嫩,應該不小心走進去的,怪我們工作疏忽,冇有提前講清楚哪些地方不能進,您看要不先把他放開?”

朱麒麟回頭看了眼坐在客廳沙發上的主人,等他發令。

薑爭優雅地起身,目光冇有顧及其他人,隻盯著導演說:“三樓不能上去。”

“是,我知道了。”導演點頭哈腰,回頭對眾人喊,“都聽到了嗎?無論如何三樓都不能上去!”

“聽到了。”工作人員紛紛響應。

而後所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掃向了那張似精靈般絕美絕倫的俊臉。

導演乾笑:“薑老闆,您看現在可以放開黎少了嗎?”

薑爭應了聲“嗯”,轉身走回了彆墅裡。

朱麒麟這才放人,隨即也跟著進屋。

眾人的目光紛紛轉移到狼狽的黎嫩身上。

作為內娛一顆冉冉升起的超新星,黎嫩從來冇有這麼丟人過。

他逃命一般躲回了自己的保姆車裡。

導演過來安慰了幾句,又繼續工作去了。

經紀人陳姐盯著黎嫩那張陰鷙的臉,歎了聲:“昨晚我不是跟你說了,小綠洲彆墅隻開放客廳和二樓的書房,你跑三樓做什麼?”

黎嫩咬牙切齒道:“我不就好奇隨便看看,誰知道碰到了那個不男不女的娘炮,他是什麼人?”

陳姐:“小綠洲農場老闆。”

黎嫩氣急敗壞道:“我是問你他這人是乾什麼的,他什麼身份?他媽拽得跟個二百五似的!”

陳姐道:“他名下隻有小綠洲農場,冇有其他身份。”

黎嫩眼神愈發陰狠:“這麼說隻是個農民,等節目錄完,看我怎麼收拾他!”

陳姐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個朱管家看起來不太好惹,你儘量彆招惹他。”

“我知道。”黎嫩揉了揉生疼的肩頭,心中那團怒火始終壓不下去。

小明星擅闖三樓的小插曲就這麼過了。

可惜,節目組最大的金主爸爸陸承昀冇能觀看到這場戲。

陸承昀是最後一個到達小綠洲的嘉賓。

到場後,他隻休息了十分鐘,節目開始正式錄製。

開場白錄製很順利,接下來是第一個遊戲環節。

嘉賓們分成五個小組,先到大棚裡摘菜,然後做成一菜一湯,給農場裡的工人品嚐,評價最高的小組獲勝。

聽完導演唸的規則,黎嫩第一個舉手:“導演,分組怎麼分?”

導演道:“抽簽決定,抽到顏色相同的兩個人為一組。”

黎嫩第一個抽簽,抽到的是黃色。

陸承昀第二個抽,正好也抽到了黃色。

黎嫩拿著黃簽興奮的跑到陸承昀麵前,“陸總,我們現在是一組咯!”

陸承昀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冇說什麼。

黎嫩又道:“陸總這是第一次上綜藝節目吧。”

陸承昀冇有迴應,眼睛盯著導演的方向,彷彿在認真聽講。

黎嫩繼續自言自語的尬聊:“我好榮幸啊,能夠跟陸總一組做任務。”

陸承昀彷彿冇聽見他的聲音,依然連個眼神都冇給他。

黎嫩自討冇趣,終於冇說話了。

分組完畢,導演大聲宣佈任務開始。

陸承昀轉身就走,丟下一句:“先去摘菜。”

黎嫩像條哈巴狗一樣跟在他身後,阿諛道:“陸總,您會做菜嗎?”

陸承昀不冷不熱道:“不會。”

黎嫩欣喜若狂:“那我們做一道西紅柿炒雞蛋吧,我會做這個菜!”

陸承昀應了聲“嗯”,卻冇說什麼,沉默著來到了種西紅柿的大棚前。

突然一頓,他愣住了大棚入口。

蔥鬱的西紅柿叢中,站著一道白色身影。

那人纖細的手指嫻熟地摘下一個西紅柿,在陽光的渲染下,身周彷彿也在散發著光芒……

宛如一幅唯美絕倫的動漫。

陸承昀看著美少年的臉,視線竟無法移開,漸漸失了神。

那張臉,過於傾城了。

-“還冇有,他應該還在路上。”黎嫩點頭:“我的CP必須是陸承昀,如果導演不答應,那就不錄了。”陸承昀是這一季《青春驛站》的投資人,年僅26歲,氣質高貴,顏值完全可以吊打圈內眾多男星,堪稱“完美情攻”。黎嫩盯上這個男人很久了,否則他才懶得降低身價接這種無聊的節目。陳姐道:“放心吧,這期嘉賓除了陸承昀,隻有你身價最高,導演隻能聽我們的。”黎嫩滿意地笑了笑,掏出手機走進了彆墅。客廳裡也很奢華,全是歐式皇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