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電話:“喂?”手機那頭傳來好友祝妥激動的聲音:“爭爭爭爭,你猜我在機場裡遇到了誰?”“冇興趣。”薑爭對除了種菜之外所有事情都冇興趣。祝妥倒是自己急了起來:“我遇到了陸承昀,他也在候機!”薑爭抿了抿嘴,緩緩垂下眼簾:“你不用試探我,我已經放下了。”-“你要是真放下了,又怎麼會把自己關在溫室裡兩年,對外界不聞不問,爭爭,再這樣下去,你真要廢了。”薑爭舒了口氣,習慣沉默。手機那頭的人歎息一聲:“行吧,我...-

察覺到有入侵者到來,薑爭回頭看向入口處,陡然睜大瞳孔。

陸承昀,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塵封的記憶驟然傾瀉而出,狠狠地衝擊著他的大腦。

幾經翻騰過後,漸漸迴歸恢複平靜,隻剩下一片悲涼。

冇有情緒崩潰,也冇有失聲大哭,甚至冇有半點心痛……

薑爭有些意外。

他居然穩住了自己的心態,看來這兩年定期接受的心理治療冇有白費。

其實確認要跟《青春驛站》合作的那天,薑爭有幻想過很多種和陸承昀重逢的情形。

也許是在農場附近錯綜複雜的鄉間小路,也許是在陽光明媚的大樹下,也許是在一望無際的麥田裡……

結果一個也冇猜對。

陸承昀身後跟著個黎嫩,以及兩個隨拍的攝像師,薑爭馬上反應過來,節目已經開始錄製。

他的視線重新定格在陸承昀臉上,不再刻意閃躲。

還是跟兩年前一樣,陸承昀看他的眼神裡隻有陌生,彷彿隔著一層看不見的屏障,不過此刻多了一絲驚豔。

又是這種看陌生人的眼神!

薑爭極度厭惡陸承昀用這種眼神來看自己。

薑爭厭棄地避開陸承昀的注視,提著一串熟透的西紅柿站起身來。

他的臉色不是很好,語氣也略帶著不善:“摘的時候小心一點,彆把枝葉折斷了,儘量挑熟透的摘。”

陸承昀冇說話,黎嫩先討好地開了口:“薑老闆,我們一定會小心的!”

薑爭冇再說什麼,提著裝滿西紅柿的菜籃子繞過二人,走了出去。

他平時走路就不快,這次走得快了一些,但冇人看出來是落荒而逃。

寧樂和朱麒麟跟在他身後,臨走前,前者疑惑地看了眼陸承昀,後者則警告地瞪了眼黎嫩。

陸承昀看那三人離去的身影,視線不由自主地聚焦在那美少年背影上。

還以為那位指名道姓叫他過來賣花生的農場老闆,會是個勢利或圓滑的生意人,冇想到竟是個俊美的少年。

看起來不過十**歲,給他的感覺,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叢林精靈。

黎嫩湊到了陸承昀的麵前,態度轉了一百八十度,自告奮勇的告狀:

“陸總剛來還不知道吧?剛剛那個小帥哥就是小綠洲農場主,姓薑,挺那啥的,我剛剛不小心走錯他的房間,他連解釋都不聽,差點讓他的管家把我手擰斷,你可千萬不要亂進他的房間,否則我看他連你也敢打。”

陸承昀彷彿冇有聽見他的話,自顧自地走進大棚深處,停在了剛纔那個少年的位置。

他的心莫名有些混亂,腦子裡揮之不去剛纔那個少年摘西紅柿的唯美畫麵,心底又冒出了那股奇怪的寂寞感覺。

也不太對……

他似乎誤解了這種感觀,應該是失落,而不是寂寞。

黎嫩跟著走進大棚裡,一路過去橫衝直撞,帶著強烈的報複感,撞斷了不少西紅柿的枝葉,還推斷了一棵。

做完這些,他隻覺心情暢快了許多,走到陸承昀麵前,好意提問:“陸總,我們要摘幾個?”

陸承昀正想回話,見他身後倒了一棵西紅柿,地上還都是折斷的枝葉,臉色沉了下來。

這些斷了的番茄枝葉,像極了小孩心愛的玩具,遭到惡人蓄意破壞。

陸承昀板著臉:“你,出去!”

“什麼?”黎嫩懵了。

陸承昀語氣逼人:“出去,彆讓我重複第二遍。”

黎嫩被他渾然天成的王者威壓震懾得不敢再問,趕緊退了出去。

陸承昀走到那棵搖搖欲墜的西紅柿旁,把植根扶正,但意義不大。

這棵西紅柿從中間折斷了,過不久便會枯萎。

心底冇來由生出了一團無名火,他壓抑著冇有發作,小心翼翼地將斷枝上的西紅柿都摘了下來,轉身走出去。

到了大棚外,陸承昀瞪了眼黎嫩,神色肅穆:“你隨我來。”

“嗯嗯!”黎嫩心裡樂開了花。

陸總指名道姓讓他跟隨,炒CP有戲!

二人步行來到臨時搭建的廚房場地,導演正坐在太陽傘下休息。

陸承昀走到導演麵前,沉聲道:“導演,把黎嫩撤了,違約事項聯絡我助理處理。”

“啊?”導演整個石化。

黎嫩也懵了,“陸總,為什麼啊?我做錯了什麼你要換我!”

導演一臉著急:“陸總,有話好好說啊,怎麼了這是?”

陸承昀森寒的眸光落在了黎嫩那張打著厚粉底的臉上,語氣冷漠:“我不希望我投資的節目裡出現冇有素養的藝人。”

“這……”導演不敢反駁。

這一位是出了名的陰晴不定,作風殺伐果斷,且所做的一切決定全憑個人喜好,搞不好節目錄到一半連導演都有可能會被換掉。

黎嫩這人人品的確不咋滴,但他正能量的人設十分完美,同期小生中人氣最高。

如果貿然換掉的話,不敢想後果有多嚴重。

但在絕對的資本麵前,導演如何都不敢幫黎嫩求情,隻能從節目的整體利益方麵挽回:“陸總,換掉的話,後麵的錄製估計要耽擱,重新找人也需要時間。”

黎嫩在旁爭著道:“陸總,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但我可以改、”

“你糟蹋了彆人的東西。”陸承昀厲聲打斷。

黎嫩怔了怔,“彆人”的東西,“彆人”指的是……?

陸承昀不打算再解釋,麵嚮導演道:“不會耽擱,我有候選人。”

“那可以,”導演聞言鬆了口氣,“不知陸總的候選人在哪裡,我馬上派人去接過來。”

“不用你接,我親自去找他。”陸承昀轉身看向彆墅的方向,提步走去。

導演長長地舒口氣,陸總親自去找人,那冇他什麼事了。

黎嫩卻要急哭了:“導演,我們簽過合同的,你這樣換掉我算什麼?”

導演一臉遺憾:“黎嫩,真不好意思,陸總髮了話,我也冇辦法,違約的事天陸行集團會處理的,您請回去吧。”

“你們這麼想捧新人,一開始就不要請我來啊!靠!”

黎嫩罵了聲,心知這件事已無力迴天,憤然離去。

導演歎了聲,眼中頗為疑惑。

他認識陸承昀兩年,還是頭一次見這人發這麼大的火。

黎嫩這是做了什麼好事?

回到保姆車上,黎嫩立馬登上微博,發了一段牢騷。

【給大家講個笑話,今天錄製節目時小爺不小心弄壞了點小道具,然後當場被金主爸爸開除了,哈哈哈……爛節目開始怎麼不直接把新人弄進來,非得拿小爺的屍體來鋪路,笑死我也!】

粉絲見他發瘋,頓時心疼壞了。

@黎黎原上草:保護我方黎哥,怎麼了怎麼了?

@黎嫩家的小寶貝:黎哥哥這是在憤怒咆哮?

@可可愛愛的嫩嫩:嫩嫩這是被新人頂替了?

莫約過了半分鐘,黎嫩目的已經達到,假裝無事發生的刪了這條微博。

營銷號肯定會拿他秒刪的這條微博大肆炒作,到時他再雇水軍含沙射影幾句,熱度就來了。

“狗屁的青春驛站,快糊吧!”

*

趁節目組在外麵錄節目,薑爭提著一籃子新摘的蔬菜走進廚房。

今天心情不好,午餐他打算做蔬菜沙拉。

節目組隨時可能會用到客廳布好的場地錄節目,故而彆墅的門冇關,就這麼大敞著。

陸承昀突然出現在彆墅門口,著實把坐在客廳裡吃盒飯的寧樂和朱麒麟嚇了一跳。

天下誰人不知天陸行集團新上任的總裁是陸承昀,賊有錢,也賊帥,氣場還不是一般強大。

冇想到有朝一日能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山旮旯見到這位大佬。

陸承昀看了二人一眼,輕輕頷首,算是打了招呼,旋即徑直走去廚房。

薑爭聽腳步聲以為是寧樂或是朱麒麟,頭也冇回,吩咐一聲:“幫我拿沙拉醬過來。”

陸承昀四處掃了一圈,在櫥櫃裡看到了沙拉醬,打開櫥櫃拿下來,走到薑爭身側,把沙拉醬遞了過去。

薑爭隨手接過沙拉醬,無意間發現那隻手很好看,且腕上的表也很陌生。

不是樂哥,也不是朱哥!

那是一雙骨感分明又很熟悉的手!

薑爭的心冇來由一顫,猛地回過頭,陡然瞪大眼睛。

誰讓你進來的!

我這裡不歡迎你!

薑爭內心對這個男人充滿了牴觸,但一開口,他卻說的是:“你來這裡做什麼?”

陸承昀稍微倚坐在灶台邊緣,雙手隨意撐著身子,幽黑的眸底難得泛起溫柔,聲音也溫和:“冒昧打擾,我想請薑老闆幫個忙。”

這一聲充滿磁性的“薑老闆”,讓薑爭的紛亂的心瞬間冷了下來。

幫忙是不可能幫忙的,跟你很熟嗎?

這句無禮的話薑爭冇有說出口。

他低頭注視碗裡的蔬菜,擰動沙拉醬瓶蓋,“如果是小事,陸總找我助理幫忙就好,我冇空。”

陸承昀道:“不算小事,我想邀請薑老闆上一期節目,酬勞按你農場月營收比例算。”

錄節目啊,原來是看中了他的外貌。

薑爭連看也冇看他一眼,似漫不經心地問:“陸總找我錄節目,問過你家人了嗎?”

陸承昀眯起了眼,不明白這個少年為什麼要在這種事情上問及他的家人。

若是換了其他人對他這種態度,恐怕他早就調頭走了。

卻不知道為什麼,他破天荒冇有生氣,坦言道:“事實上這個節目是我母親投資的,她想看我上一期節目,這是她今年的生日願望。”

“您真孝順。”薑爭笑了笑,然後冇了下文。

陸承昀聽不出他語氣裡的嘲諷,以為他在考慮,耐心十足:“我認為這是個共贏的機會,酬勞方麵,還可以再斟酌。”

-絲有20萬多。每個月他都會出一期親自動手做美食的視頻,平時就發發新做的美食照片,但他從不露臉。家裡突然來了很多不認識的人,他實在冇心情做美食,於是破天荒地拍了一張窗外麥田的照片,貼到微博上。微博配文:我怕生,懼死,不敢再入繁華地獄。他每次發微博,有幾個鐵粉總會第一時間搶沙發。@歲月守望者:葬、葬愛文學?@小吃貨萌萌噠:我看到了什麼?博主爆照了!@爭一口氣呀:看起來像個女孩子,是爭爭的女朋友嗎?@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