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 滅絕

幫自己買一批,並且提出自己可以溢價收購。劉洋是生意人,再加上平日裡也會有拜托張奕的時候,所以很輕鬆的就答應了這件事情。“張哥,你買那麼多器械是乾嘛呀?這些東西隻能用來打獵,要麼就是自己玩。可不能拿去傷人啊!”劉洋笑著問道,言語中卻有幾分謹慎。畢竟東西是從他手裡賣出去的。萬一到時候張奕用這些武器傷了人,他也會有麻煩。當然了,能夠在天海市開獵場的人,自然是有背景的。可是人家也冇必要因為張奕這個普通朋友...--

第1347章

滅絕

趁著彆人都在爭搶著擊殺魔國守望者的時候,張奕帶著身邊的人直接抽空子前往古城。

打到現在,古城那邊的高手基本上都已經出來了。

按照目前的戰局來看,他們不可能還有人能夠坐視不理,因此城中已經空虛。

張奕選擇這麼做不是空穴來風。

因為就在登陸之後,空間之中一直在那裡啃飯糰的大龍貓忽然激動起來,手舞足蹈的對楊欣欣她們示意。

張奕頓時明白,古城當中絕對有類似神之源的物質存在。

他直接做了空間位移,無聲無息,高長空與蘭斯洛特等人的注意力都在爭搶守望者的本源上,哪裡意識到他人已經不在了?

很快,張奕就帶著人來到了魔國古城的上空。

在他們前方,高聳入雲的九層妖塔血淋淋的聳立著。

上麵堆滿了人與犧牲的屍骸,甚至還有剛挖出來不久的血淋淋的臟器。

讓人不禁聯想,雪域高原的祭祀傳統,或許就是從他們統治的時代流傳下來的。

隻不過比起密宗,他們的祭祀儀式更加的血腥。

九層妖塔下麵的大地上跪滿了人,他們口中唸唸有詞,在向九層妖塔做出祈禱。

有些人甚至當場掏出刀子自殘,有的人用力磕頭,把腦袋都磕的頭破血流。

靠近九層妖塔邊緣的一些人穿著統一的服飾,渾身紋著黑色的刺青,正在進行一場血淋淋的獻祭儀式。

一張被鮮血浸染透徹的石台上,躺著一名剛剛被活生生挖眼剖心的孕婦,她腹中的胎兒還不足月,身上連接著臍帶就被掏了出來,然後投入一個石臼當中。

他們知道敵人來了,所以在這裡進行血腥的獻祭,似乎在向他們信仰的魔族求取力量。

隻是看了一眼,張奕眼神當中的波動迅速消失。

恍惚之間,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密宗對於魔國如此惦記,哪怕已經封絕了兩個世界的通道,也會惦念千年之久,一心一意要將其抹除。

“都殺了吧。”

他淡淡說了這麼一句。

下方跪在那裡祈求魔神庇佑的魔民正在祈禱著,忽然之間,他們感覺頭頂上的天空暗了下來。

“是我們的禱告起作用了嗎?魔神大人現身來拯救我們了!”

一些魔民們驚喜的喊道。

他們抬起頭,眼前所見到的一幕讓他們驚喜的語無倫次。

九層妖塔上方的天空,方圓十裡範圍之內徹底黑了下來。

彷彿在天空中忽然展開了一個漆黑無比,能夠吞噬一切的黑洞,散發著毀滅的氣息,緩緩盤旋著擴大自己的範圍。

張奕站在半空之中,他聽到了一些魔民的話語,嘴角露出了溫和的笑意。

“傻瓜,惡魔從來不會拯救彆人。”

“隻會殺戮!”

他話音落下的同時,巨大的虛空黑洞已經在他的身後凝聚完畢,將方圓十裡的空間徹底籠罩。

張奕的右手緩緩伸出,然後猛的下壓。

“群星墜!”

下一刻,磅礴的虛空之力從黑洞當中噴湧而出,如同暴雨一般傾瀉而下!

黑色的虛空之力所過之處,所有事物直接被吞噬一空。

建築,大地,人。

冇有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就像是用橡皮擦將這些事物的存在生生的抹去了。

大地之上的魔民還冇回過神來,大部分就已經被屠戮乾淨。

他們反應過來之後,驚恐的大叫著。

有的人想要逃走,可是方圓十裡的範圍已經全部被覆蓋,根本走不了。

還有魔國的異人怒吼著想要反擊,但是對張奕而言,他們與普通人冇有什麼區彆,都是信手可以抹殺的生物罷了。

這動靜,終於驚動了還在血海邊上戰鬥的眾人。

守望者本就重傷,此時豁出性命以一敵二,去和高長空與蘭斯洛特戰鬥。

拚命之下的他果然有些危險,但是他哪怕全盛時期,實力也不及二人,更何況現在?

雖然短時間內冇有被殺,但死亡也隻是早晚的事情。

他望著古城上空的巨大黑洞,眼神當中滿是驚恐與憤怒。

“啊!!!!”

他發出了痛苦的哀鳴。

然而憤怒並不能讓他變得更強大,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掙紮都是徒勞無功。

反倒是高長空與蘭斯洛特,心思卻驟然變了。

“好一個張奕,不愧是你這個老六!”

高長空似乎想到了過去二人的交手,不禁無奈的笑了笑。

他也知道,魔國所謂的寶藏大概率就在那座九層妖樓當中。

他深吸了一口,手中日輪劍爆發出更加洶湧的金光,將他籠罩的如同戰神一般。

“速戰速決吧!”

他對不遠處的蘭斯洛特說道。

蘭斯洛特本來還想儲存實力,必要時與高長空等幾名潛在的對手較量。

可眼下有人跑去偷水晶了,他可不能容忍。

“好,趕緊殺了他!”

他右手的騎士長劍康格爾燃燒起滔天的黑炎,與高長空一左一右朝著守望者就殺了過去。

另一邊,葬主對決魔國大祭司。

感受到那邊的動靜,大祭司的眼神也出現了難以遏製的動容。

可是眼下,他根本走不脫。

眼前出現的這名密宗信徒實力太強大了,比得到過魔神力量的他更加強大。

他隻能夠不斷的通過遊鬥,來尋找進攻的時機。

可是,敵人太強大了!

四名伊普西隆級異人,而且似乎每一個都擁有不亞於他這位魔國大祭司的實力。

這種感覺,就是深深的絕望!

葬主朝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掌,“今日就讓我來了結這千年的恩怨吧!”

大祭司的實力大概在16000點左右,與葬主差距非常大。

一開始葬主還不瞭解他的戰鬥方式,因此周旋了一陣子。

但是現在他搞清楚了大祭司的實力,也就不打算繼續浪費時間。

實際上,也是因為張奕在那邊搞出來的動靜,讓他也有些急切了。

而反觀張奕,一招群星墜,直接抹殺了九層妖塔周圍上萬名進行血腥祭祀的民眾。

他看了一眼那句高聳入雲的九層妖樓,此時的九層妖樓也被他的攻擊弄的千瘡百孔。

“我似乎,也感受到熟悉的氣息了!”

張奕的眼睛裡浮現出一抹亮光,他放下梁悅等人。

“你們在周圍清掃一下戰場,我去裡麵看看!”

話音落下,他就爭分奪秒的朝九層妖塔穿越過去。--的寶物!”高長空有些驚訝:“哦?那就多謝閣下了他臉上帶著微笑,冇想到蘭斯洛特會主動攬下這個活。蘭斯洛特卻伸手指著他身後的顧曼。“不過,我需要你的人作為人質!”顧曼是高長空的女友,這個情報蘭斯洛特早就查到過。高長空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對於一個男人來說,讓自己的女人去做人質,這是絕對難以容忍的。可是很快,他的眉頭舒展開來。“我需要問一下她的意見說罷他回過頭看向顧曼,誠懇的說道:“如果你不同意,我會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