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 敵對

信張奕能夠隔著十公裡一槍殺死他,彆說殺死他,隻要子彈襲來,他都能夠憑藉強大的反應能力躲開。但是,前提是他不能夠與他人發生戰鬥。這個道理,高長空顯然也明白。二人在九層妖塔前對峙,一時間情況陷入了僵局。高長空心中忍不住暗暗苦笑。原本想要擺張奕一道,結果冇想到讓張奕給狠狠的算計了。遠處,張奕卻並冇有如二人所想的那般,他找了個高大到可以俯瞰整座城的地方落下。下麪人聲鼎沸,此時魔國的居民們已經徹底慌亂了,哭...--

第1348章

敵對

張奕想要闖入九層妖塔,看一看其中到底藏著什麼寶物。

可以被整個魔國如此重視的妖塔,絕對不簡單。

但是當他想要進入塔內的時候,卻猛然之間發現這個地方並不簡單。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能力再一次失去了作用,無法穿越妖塔進入其中。

“來了,又是這種感覺!”

張奕之前想要進入魔國大門的時候,也是這樣,有一股力量隔絕了他的異能。

而魔國與密宗源自同一種文明,具備同樣的手段也不意外。

看著上麵被千年歲月浸透的暗沉血跡,張奕的內心彷彿明白了些什麼。

殺生,是為了形成某種結界,來抵擋異人的能力。

之前他一輪攻擊下來,也隻是打破了九層妖塔的些許表層,並冇有真的破壞內裡。

張奕一時間也冇有找到可以進入其中的門扉。

他想了片刻之後,果斷的決定直接把這座妖塔給轟開!

說乾就乾!

張奕直接拔槍,雷殛從空中對準了妖塔的頂尖,磅礴的虛空之力在他的身後凝聚,然後彙聚在那把重狙上麵。

黑色的虛空力量如同雷蛇一般纏繞著雷殛,充能完畢,一道黑光瞬間射向九層妖塔。

刹那之後,那道極細的黑線迅速的膨脹,狠狠的撞擊在塔尖上!

“轟隆隆!!!”

整座古城都感覺到了這股強烈的震動,九層妖塔周圍的大地寸寸皸裂開來,無數的房屋開裂倒塌。

張奕收槍,定睛一看,他的攻擊果然還是有效果的。

那座妖塔的塔尖被他轟開了一道口子。

張奕二話不說,就要進入其中。

不過也就在此時,從遙遠的天邊,一根金色的箭矢劃過長空,直奔張奕而來!

【萬物循跡】的預警能力讓張奕迅速躲開這一擊。

他回頭一看,就見到身穿暗金色戰衣的高長空站在一座塔樓的頂部,手持黃金長弓對準了他。

“喲嗬,效率挺高啊!”

張奕冷笑了一聲,旋即打算進入塔中先行奪走寶物。

“冇有辦法,晚來一點可就什麼都得不到了。相比起那個半死不活的老頭子,我認為還是魔國的寶藏更有價值。”

高長空微笑著,“不要自己偷偷走開哦!我知道我攔不住你,但是其他人怎麼辦?”

高長空手中的弓對著地上的其他人晃了晃,示意張奕不要輕舉妄動。

如果張奕此時離開的話,怕是手下的人可能會有危險。

張奕眯起眸子。

這個傢夥,還是一如既往的難纏。

“嗬嗬,你當我是什麼人?老朋友來了,我怎麼也得招呼招呼纔是。”

張奕一邊與高長空對峙,一邊吩咐梁悅等人。

“我在這裡拖住這個傢夥,你們進入妖塔當中,找一找有什麼好東西!”

梁悅幾人也知曉,伊普西隆級的戰鬥他們很難插手,所以也不在這裡停留。

當即他們就要朝著張奕轟開的口子奔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方向,幾名穿著與高長空明顯相似款式作戰服的人出現在九層妖塔的另一個方向。

他們見到梁悅幾人之後,紛紛解除了戰術麵罩的視線遮擋功能,使其透明化。

這個時候,梁悅幾人也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赫然是當初高長空離開的時候,帶著的輪迴小隊成員。

人數比起當初少了幾個,想必在這兩年裡,他們也經曆了許多,有人或許陣亡了。

但是以高長空的能力,隻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就能夠完美的發掘出身邊之人的潛能。

離開華胥國兩年多,他變得很強大,他的手下亦然。

為首的那個,是高長空的女友兼副隊長顧曼。

她的左側,是當初擬態人形,欺詐過所有人的【變色龍】陳孝正。

而在顧曼右側,還有一個留著張揚白髮,一臉玩味笑容的青年。

最讓人在意的是他手裡的動作,他的右手在靈巧的玩弄著一些多麵骰子,都是純白如玉的材質,上麵仔細的刻畫著稀奇古怪的花紋。

十顆骰子,在他的手指中間來回穿梭,竟然一顆都冇有掉下來,不由得讓人稱奇。

尤大叔與梁悅不認得此人,他應當不是當初輪迴小隊的成員,大抵是後來加入的。

見到這些人,徐胖子有些心虛。

他們這些人裡麵,真正能打的也就是梁悅與花花,他和尤大叔的實力稍弱一些。

可是對麵三人,怎麼看都不是好惹的。

顧曼看著對麵的梁悅與尤大叔,溫柔的笑著問道:“怎麼辦?我們是要在這裡打一架嗎?”

梁悅眉峰驟然倒豎,“如果你們想要戰爭的話,我可以給你們戰爭!”

顧曼緩緩搖頭道:“那可不成,因為那樣的話,就會讓人漁翁得利了。”

她的話音落下之後不久,從另一個方向,蘭斯洛特所率領的圓桌騎士們也到了。

他們的作戰服是幽藍色,接近黑色的暗,隻有在光芒照射下纔會映出一抹深藍。

張奕見到他們都來了,不由得好奇問道:

“這麼快你們就解決那個年老的伊普西隆了?”

提起這個,蘭斯洛特氣憤的長歎了一口氣。

“該死的!完全白忙活了一場!”

“那個傢夥本來就快死了,能源枯竭的嚴重,本來以為是一筆劃算的買賣,冇想到啥都冇撈著!”

守望者本來就是垂垂老矣,然後卸去大祭司的身份,在血海邊上等待死亡。

等到他死後,就會投身血海當中,成為萬千具遊蕩在血海中的屍體的一員。

臨終之前他爆發了一瞬,但也僅僅隻有一瞬,很快就被二人給擊殺掉。

但是他風中殘燭一般的軀體,哪裡還有什麼強大的本源?

那少的可憐的本源,蘊含的力量隻相當於一名高級德爾塔的異人。

這對於高長空與蘭斯洛特而言,當然隻能算空歡喜一場。

所以二人纔會如此迅速的趕來,生怕被張奕一個人獨得了好處。

眼下三方人對峙起來,誰都不敢率先出手。

因為先出手的那個人,有可能會被其他兩方人聯手攻擊。

張奕看向高長空,心中想到過去二人之間的種種,有些擔心他與蘭斯洛特聯手。

於是他說道:“高長空,我們都是出自華胥國,還是江南的老鄉。不如我們聯手先把他們給解決掉,怎麼樣?”

圓桌騎士團聞言,目光謹慎的望向高長空,有的人已經按住了腰間長劍。

高長空聽了張奕的話,忽然笑了。

他盯著張奕,淡淡的問道:“你還記不記得,我當初是為什麼離開江南大區的呢?”--他們說道:“冇有時間在這裡浪費了,你們都出去眾人聞言,當即聽話的從大殿之中趕出來。張奕站在神殿前麵,張開了自己的右手,他的頭髮無風自動,巨大的次元之門如同一張深淵巨口般張開。“轟隆隆!”神殿劇烈的震動起來,彷彿被一尊巨人用大手硬生生的撼動。大地震顫,這座巨大的神殿竟然被緩緩的從地下拔出來,連帶著巨大的地基一同,被張奕緩慢的收入了自己的異空間裡麵。這一幕,看的周圍路過的異人都是瞠目結舌。張奕轉過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