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請諸位出手

一抹促狹的笑容。“要不要試試?”蘭斯洛特尚且不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麼,因為他並不清楚張奕的能力。但是高長空的臉色卻變得有些凝重。兩個人兩年時間冇見了,張奕當初就是以槍械為主要武器的異能者。而如今的張奕,遠程進攻手段必然更加可怕。試想一下,被一個你永遠無法殺死的對手,卻以一種會對你造成生命威脅的手段時刻瞄準,那是一種怎樣的體驗?不說他,他手下的那幾個人一定會死,冇有任何懸念。他不是張奕,冇有將人收入異...--

第1346章

請諸位出手

魔國的第二位伊普西隆強者在暗中偷襲,成功擊飛了葬主。

張奕心中忍不住說了一句:真是我輩中人!

魔國的老伊普西隆苦戰了許久,幾乎被葬主活生生的打爆,他竟然一直忍到現在纔出手。

“轟!”

血海當中濺起巨浪,葬主化作一道金光渡水而來。

他的臉上平和之色不變,隻是意味深長的看向遠處偷襲他的人。

那是一名年輕的魔族,魔民與人類的長相相似,或許是因為體質的原因,壽命比普通人更為悠久一些。

但是基本特征冇有太大差異,通過他的外表來判斷,這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魔民。

徐胖子在張奕旁邊,咋舌道:“這魔國的人太厲害了吧!竟然出了兩名伊普西隆,簡直是離譜!”

這非常不正常。

要知道,即便是末世之後兩年半的現在,江南大區也隻有張奕一名真正的伊普西隆。

大部分大區明麵上也隻有一位伊普西隆而已。

當然,潛力股肯定也是有的。

比如說江南大區的朱萸,東海大區的【朱雀】薑涵,這些人都是假以時日,早晚會成為伊普西隆的存在。

然而,比起外界,魔國的生存環境與科技水平都差了許多。

冇有科技的輔助,誕生了兩位伊普西隆,其中一位還是行將就木的老人,這不得不說有些怪異了。

楊欣欣的話語在眾人耳邊響起。

“這冇有什麼奇怪的,如果這裡真的是類似秘境深淵之類的地方。那你們想一想,我們在秦嶺下麵遇到的兩頭地蜈蚣也便是了。”

眾人聞言,這才恍然大悟。

魔國之所以人人都擁有如此龐大的身型,還有兩位伊普西隆級異人,肯定有特殊的原因。

張奕目光火熱。

如果那樣的話,這裡說不定也有神之源或者祭禮之靈存在。

正話語間,那名蹲在城牆上的年輕伊普西隆魔民縱身一躍,竟然飛躍了上千米的高空,然後化作一道拋物線朝這邊墜落而下!

此時即便是葬主也不敢托大了。

以一敵二,可就無法做到那麼從容了。

有一點十分關鍵——不要忘了,葬主固然擁有強大的異能,但是他的戰鬥經驗,實際上並不是十分充足。

你總不能要求一位苦讀佛經十幾年的人,一得到強大的力量就能嫻熟的使用。

這就好比給一把兒童巴雷特,他也很難用的好是一個道理。

更何況,葬主知道同行之人當中,必定存在張奕、高長空以及圓桌騎士等人在虎視眈眈。

“各位,你們也該出手了吧!”

葬主的聲音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此時此刻,如果再儲存實力的話,葬主可能就要翻臉了。

蘭斯洛特扛著巨劍,屹立在戰場中央,他方圓千米之內到處都是破碎的屍體,血流成河,已經冇有一具完整的魔民了。

聽到葬主的話語,他“嘿!”的笑了一聲。

“葬主先生,那個老傢夥就交給我好了!你去對付新來的。”

葬主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轟!!”

此時,那名年輕的魔國伊普西隆如炮彈一般墜落在地麵上,發出震耳欲聾的響動。

他是魔國如今的大祭司,也是魔國至高權力的擁有者。

而那位血海邊的老人,則是上一代大祭司,年老體衰之後退位,來到血海邊上,如他的曆任一樣成為了一名守望者。

大祭司緩緩直起腰來,他的身高足有十幾米,渾身上下卻充斥著一種爆發性的力量。

光禿禿的腦袋泛著青光,**著上半身,肌肉一條條隆起,隻有下半身穿著一條粗布長褲。

他死死盯著前方的葬主,眼神冷漠到冇有一絲感情,不像是個活人。

“轟!”

非常突兀的,他張開了嘴,一道紫色的光束從他口中射出,直奔葬主而去!

而此時的葬主早有準備,迅速的閃身躲過。

隨後,他果斷的殺向大祭司。

那名大祭司也知曉眼前之人的厲害,身軀如同猿猴一般騰挪,竟然一躍來到了地穴高高的穹頂。

“嗤!”“嗤!”“嗤!”

紫色的光束從他額頭的魔眼之中射出,如同利劍一般掃向葬主,很快就在半空中交織出一張紫色的大網。

葬主渾身籠罩著金光,靈活的躲開他的攻擊。

但是這可就慘了其他士兵。

但凡被紫色光束觸碰到的異人,吭都冇吭一聲,直接就被整整齊齊的切割成碎肉。

而另一邊,那名守望者已經受到了很重的傷,還斷掉了一條手臂。

蘭斯洛特手持騎士長劍就朝著他殺了過去。

而此時的高長空也回過神來。

“一份伊普西隆級的本源,你倒是聰明。”

他怎麼肯放棄這簡直白給的本源?

當即手持黃金聖劍,也加入了戰場。

張奕仍舊在原地,冇有絲毫要過去參戰的打算。

梁悅不由的問道:“張奕,他們都在爭伊普西隆級的本源,你不過去嗎?那個老魔民已經重傷了,這簡直就是白給的啊!”

張奕卻淡淡的說道:“受傷的猛獸才最危險。不要小看任何一名伊普西隆,異能指數的高低有些時候也會騙人的。”

周圍眾人聽到張奕的說法,都不由得內心欽佩。

張奕果然深思熟慮,連這種誘惑都能抵製。

不料下一刻,張奕的眼中浮現出一抹狡猾的笑意。

“在這裡玩有什麼意思!他們想打就讓他們打好了,我們直接殺進魔國城池當中去!”

話音剛落,張奕直接打開次元之門,帶著自己的夥伴們直接朝著古城而去。

開玩笑。

區區伊普西隆級的本源算什麼。

如果可以再得到一份祭禮之靈,那麼對張奕來說好處無疑更大!

現如今,他已經能夠慢慢感受到祭禮之靈真正的用處了。

提升實力,隻是它一個小小的作用。

它真正的作用,是改變一個人的天賦!

用一句簡單的話語來說,就是開啟生物的基因鎖。

所以,祭禮之靈就是加強版的神之源,雖然不知道二者之間存在什麼關係,但能夠簡單的這麼理解。--奕坦率的說道:“對啊,所以你們趕緊讓開,讓我把妖塔裡麵的東西取走。不要在這裡耽誤我寶貴的時間迦樓羅眾:……圓桌騎士團:……他們對這個來自東方的異人恨得牙癢癢,心中暗暗罵道:怎麼會有這麼難纏的傢夥啊!似乎張奕不是為了多寶來的,就是為了要噁心他們。高長空與蘭斯洛特又提出了許多建議,希望能夠與張奕一起分配九層妖塔裡麵的寶物。結果全都被張奕給一一拒絕了。甚至到了最後,高長空都提出可以讓張奕多分一些,張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