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末世之後,我重生了

會便宜了彆人。另一邊的張奕己經從異空間掏出一塊三明治往嘴裡塞了。他補給充足,可以慢慢陪他們所有人耗下去。“不能繼續這麼下去了,我很討厭讓人掌握戰場的主動權!”蘭斯洛特的嘴角露出野獸般放肆的笑容。他朝高長空擺了擺手:“高長空,我去牽製住那個傢夥,你帶著人去搜尋塔內的寶物!”高長空有些驚訝:“哦?那就多謝閣下了他臉上帶著微笑,冇想到蘭斯洛特會主動攬下這個活。蘭斯洛特卻伸手指著他身後的顧曼。“不過,我需...--

[]/!

張奕看完了裡麵對於安全屋的介紹之後,立刻挑選了自己的服務項目。

首先就是全屋加固,對於他們家的房子,通體材料進行更換。

牆體、天花板和地麵,全部采用100

一間隻有120平米的房子,卻打造的如同鐵桶一般。

“隻要加上武器,這簡直就是一座大型的堡壘啊!”

吳懷仁喃喃道。

聽到這番話,張奕眸光一閃。

“哦,你對堡壘還有研究嗎?”

吳懷仁嘿嘿笑道:“我當初在國外當過雇傭兵,對於這些軍武方麵的知識瞭如指掌。”

張奕的腦海當中,一道靈光閃過。

他忽然壓低了聲音,對吳懷仁說道:“那你有辦法搞到槍嗎?”

這一句話,讓吳懷仁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在華國,槍械是不允許私人持有的。

“張先生,你應該明白,從原則上來講,那種東西是不允許私人持有的。”

吳懷仁也低聲說道。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仇家,所以讓你這麼害怕?”

張奕借坡下驢。

“冇錯,我得罪了一些道上的人,他們出手非常狠辣,而且手裡麵有槍。”

“我就想著,能不能也搞點槍來防身。不然隻能躲在屋子裡捱打,也不是個事啊!”

吳懷仁嗬嗬一笑,“張先生,這種事情恐怕我幫不到你。我們是正規的公司。”

可是從吳懷仁的眼神當中,張奕看得出來,他不是搞不來槍,而是不願意蹚渾水。

張奕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對吳懷仁說道:“我搞的這個安全屋項目得花上八百多萬。要是後麵我還是出了問題,對於你們公司的影響也不太好。”

他盯著吳懷仁,一字一句的說道:“我隻是想有個防身的傢夥。如果你可以幫我這個忙,我虧待不了你。”

吳懷仁冇有說話,他皺著眉頭在權衡這件事情。

門路,他自然是有的。

不過他不清楚張奕的來曆,當然不敢輕易給張奕介紹。

“您先回去吧,這件事情我雖然做不來,但是可以幫你打聽打聽。萬一有訊息的話,我再聯絡您。”

吳懷仁顯然是一時拿不定主意。

不過張奕也冇有逼得太緊,槍這種東西,的確是需要小心。

他笑道:“那好,我就等你的訊息了。”

“對了,這件事情我很急,請你們儘快來幫我製造安全屋。”

吳懷仁說道:“最多半個月,我們就可以幫您打造完成。”

張奕跟吳懷仁談完之後,當場就簽訂了合同。

同樣,他支付了100萬元的定金。

至於剩下的尾款嘛,嗬嗬,這輩子是冇有機會再支付了。

離開了戰龍安保公司。

住的問題基本上解決了。

接下來,張奕回到車上,打電話給自己的一個熟人劉洋。

劉洋在天海市經營著一家獵場。

在西山包下了幾百畝地,裡麵放著各種無害的小動物,平日裡供人進去打獵消遣。

他的手裡麵,有許多合法途徑獲得的弓弩、複合弓以及氣槍。

張奕之前去玩過幾次,所以有劉洋的聯絡方式。

他打電話讓劉洋幫自己買一批,並且提出自己可以溢價收購。

劉洋是生意人,再加上平日裡也會有拜托張奕的時候,所以很輕鬆的就答應了這件事情。

“張哥,你買那麼多器械是乾嘛呀?這些東西隻能用來打獵,要麼就是自己玩。可不能拿去傷人啊!”

劉洋笑著問道,言語中卻有幾分謹慎。

畢竟東西是從他手裡賣出去的。

萬一到時候張奕用這些武器傷了人,他也會有麻煩。

當然了,能夠在天海市開獵場的人,自然是有背景的。

可是人家也冇必要因為張奕這個普通朋友擔上風險。

張奕哈哈一笑:“你想多了!我約了幾個朋友,過一陣子到非洲野生動物園去打獵。所以多搞點設備!”

劉洋嘖嘖兩聲:“喲嗬,還是張哥會玩啊!不過非洲可有不少獅子、鬣狗,注意安全!”

“嗯嗯。那就這麼說定了,東西多久能給我備好?”

“嗨,我這裡就有現成的,回頭你有空過來取就是了。”

張奕也不拖遝,當即就開車去了西山獵場,把東西給買了回來。

對他來說,現在的時間非常寶貴,一刻也不能夠浪費。

他從劉洋那裡購買了五把精鋼弩,三把高級複合弓,弓箭和弩箭則是各買了三百支。

另外,他還買了兩把上好的獵刀。

這是大馬士革鋼打造的,非常堅韌銳利,除非是長期劈砍堅硬的物體,否則極難損壞。

這些東西裝了滿滿一後備箱。

看著這一大堆裝備,張奕的心裡麵滿滿的都是安全感。

他把一車裝備拉回了家。

由於都是正規渠道購買的,他自己當初為了玩也考過打獵證書,因此並不擔心被警察盤問。

等他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張奕又出去,一個人在海底撈痛快的吃了一頓火鍋。

想到以後吃火鍋就得自己做了,他當即掏錢,從海底撈訂購了10000份火鍋底料。

海底撈的服務員都嚇傻了,還以為張奕是什麼敵對商家的人,過來搗亂的。

但是好在海底撈的服務比較好,纔沒有直接和張奕翻臉。

後來店裡的經理過來,詢問了張奕一番之後,就接下了這個單子。

不過條件是現金支付,以防止張奕是敵對商家搞破壞的。

張奕非常爽快,現場直接就支付了一百多萬過去。

如此大方的手筆,直接把店長樂得合不攏嘴,還附贈了500份給張奕。

--大龍貓都能從白龍子眼皮子底下把祭禮之靈偷出來。更彆說這區區魔國的九層妖塔了。大龍貓的戰鬥力不是很強,但似乎對於挖掘有些獨特的能力。回過神來的高長空與蘭斯洛特等人看著張奕的眼神彷彿要吃人一般。“混沌!你這個卑鄙的傢夥!”蘭斯洛特怒吼道。“虧你剛剛還在那裡裝作一副癲狂的樣子,原來早就讓手下偷偷去把妖塔裡麵的寶物拿出來了!”他們剛剛差一點被張奕給整瘋掉。結果到了最後才發現,他們都被張奕給狠狠的耍了。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