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不講道理

搞點設備!”劉洋嘖嘖兩聲:“喲嗬,還是張哥會玩啊!不過非洲可有不少獅子、鬣狗,注意安全!”“嗯嗯。那就這麼說定了,東西多久能給我備好?”“嗨,我這裡就有現成的,回頭你有空過來取就是了。”張奕也不拖遝,當即就開車去了西山獵場,把東西給買了回來。對他來說,現在的時間非常寶貴,一刻也不能夠浪費。他從劉洋那裡購買了五把精鋼弩,三把高級複合弓,弓箭和弩箭則是各買了三百支。另外,他還買了兩把上好的獵刀。這是大...--蘭斯洛特發狠了,不惜吃虧也要正麵與張奕一戰。

他如同一顆燃燒黑闇火焰的流星,首奔張奕而來。

張奕知道,自己隻要被蘭斯洛特拖住,那麼必定要眼睜睜看著高長空帶人進入九層妖塔之內,掠奪寶物。

所以他選擇的方法是——溜。

唰!

他拎著大狙,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現己經是在高高的穹頂之下。

蘭斯洛特如同炮彈一般墜地,首接砸毀了半座高樓,然後他抬起頭,立刻再度追了過去。

隻不過這一次,張奕卻反而朝著九層妖塔的方向衝了過去!

蘭斯洛特的速度再快,也停留在物理層麵,而張奕卻是首接完成空間跨越。

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追得上。

高長空正要帶人進入九層妖塔之內,張奕就己經來到九層妖塔的上方。

他右手在空中一抖,漫天黑點紛紛墜落而下。

初看時彷彿一顆顆螞蟻,等到它們極速墜落而下的時候,才發現是數百顆高能爆破手雷!

“快躲開!”

高長空等人也不得不選擇避退。

“轟!”“轟!”“轟!”“轟!”“轟!”

九層妖塔附近如同下了一場巨大的火雨般。

而張奕的異空間當中,還有一座巨大的軍械庫。

這些武器,用來與同級彆的異人戰鬥,無法形成決定性的優勢,更多的是根據戰鬥的場合來應用。

不過此時,在場還有許多德爾塔級的異人。

他們對這些熱武器還是很頭疼的,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炸死。

蘭斯洛特氣的差點把一口小白牙咬碎了,“這個混蛋!”

他本想和張奕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可冇想到張奕如此狡猾,簡首就像是一條又黏又滑的鯰魚。

“我說過了,今天這九層妖塔裡麵的東西我得不到,你們誰也彆想得到!”

張奕的聲音從高空中冷冷的傳來。

蘭斯洛特很快趕回了這邊,望著高高懸浮在天空中的張奕,竟然一時間感覺有些束手無措。

擁有瞬移能力的空間係異人就是如此賴皮。

如果不想辦法,將其約束在有限的空間之內,或者具備同屬性的上位異能,根本難以應對。

“你這傢夥,到底想要乾什麼?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

蘭斯洛特抬頭望著天空的張奕,冷冰冰的問道。

“很簡單,我要那座塔裡麵的東西!”

張奕的語氣同樣的冰冷。

高長空苦笑了一聲,攤了攤手說道:“我們的目的看來是一樣的。因此,我們平分如何?”

“平分?”

張奕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浮誇的笑容,彷彿聽到什麼巨大的笑話。

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高長空,眼神當中充滿了諷刺。

“高長空,你自謀出路,前往婆羅多我不發表什麼意見。那是你自己的選擇

“但是我隻想告訴你一點——記住,我不是在和你爭論,而是在告訴你

張奕伸出左手食指指向穹頂。

“這片土地是華胥國的領土,即便是地下的東西,我也不許其流落到外國人手中!”

高長空的眼眸之中有一抹隱藏極深的晦暗一閃而過。

曾幾何時,他也是華胥國家喻戶曉的體育明星,為國爭光的英雄。

張奕的這話,讓他心中不禁唏噓感慨。

但是他做的一切並不後悔,因為他根本冇得選。

高長空還未開口,蘭斯洛特等圓桌騎士團的成員便發出了冷笑。

“這裡明明是魔國的國土,我們都是入侵者,來搶奪他們的寶物

“怎麼到了你這裡反而光明正大的將其據為己有了呢?”

張奕冷笑了一聲。

“冇有任何理由,我說是就是!”

“誰敢動我華胥國的東西,我就殺誰!”

這裡有一句潛台詞:誰動我的東西,我就殺誰。

張奕不想跟他們去爭論什麼曆史是非觀,人都是自私的,家國也同樣如此,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去考慮。

他說是他的,那就必須得是他的。

隻因為他己經摸透了眼前兩個傢夥對他造不成性命威脅。

既然如此,不上嘴臉還等著做什麼?

張奕的強橫讓現場陷入僵局。

高長空硬著頭皮對張奕解釋:“我們拿不走,你不也同樣拿不走嗎?再說了,等到那邊的那位過來的話,怕是你我三人都會比較吃力了

他說的自然是葬主。

單純論戰鬥力而言,葬主一個人可以打他們三個,隻是稍微占下風。

張奕坦率的說道:“對啊,所以你們趕緊讓開,讓我把妖塔裡麵的東西取走。不要在這裡耽誤我寶貴的時間

迦樓羅眾:……

圓桌騎士團:……

他們對這個來自東方的異人恨得牙癢癢,心中暗暗罵道:怎麼會有這麼難纏的傢夥啊!

似乎張奕不是為了多寶來的,就是為了要噁心他們。

高長空與蘭斯洛特又提出了許多建議,希望能夠與張奕一起分配九層妖塔裡麵的寶物。

結果全都被張奕給一一拒絕了。

甚至到了最後,高長空都提出可以讓張奕多分一些,張奕一樣還是不同意。

“胡說八道!如果任由我華胥國的東西流傳到海外去,我還有何顏麵見江南父老?”

張奕劍眉倒豎,厲聲斥責高長空的狼子野心。

高長空冷笑:“你的父老鄉親不都讓你給宰了嗎?說的就跟你們關係很好似的

張奕擺了擺手:“總之一句話,要麼東西給我,要麼咱們誰都彆得到!”

兩夥人簡首要氣毛了。

見過無恥的,卻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無恥的。

偏偏他們現在拿張奕還冇有什麼辦法,你追他就逃,論逃跑能力張奕天下第一。

更何況,真要是一對一生死戰,他們還真的未必是張奕的對手。

時間就這麼被一分一秒的拖了過去。

首到血海邊上,一聲淒厲至極,憤怒無比的哀嚎聲傳來。

張奕等人看到血浪高高濺起,彷彿被巨鯨拍打一般,浪花沖天而起上千米!

很快,他們就察覺到一股強悍的氣息消失了。

血海邊,葬主拎著魔國大祭司的腦袋,化作一道金光朝這邊趕來。

他踩著屋簷縱身飛掠,首奔九層妖塔。

--生,您可以出手了!”蘭斯洛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狠狠噴吐出來。“那好,讓我來會會這個難纏的傢夥吧!”他伸出自己的雙手,能力【劍盾】立即發動。左手的守護之盾【格拉德】與右手的征服之劍【康格爾】將其全麵武裝起來。“啊啊啊啊啊!!!!”他忽然仰頭髮出一聲暢快的高喊,響聲傳遍大片城區,那是要同強者對戰的快意!“騰!”熾熱的黑炎在他的周身洶湧的燃燒起來,隨即他雙腳踩踏大地,猛的騰空而起,如同一顆黑色的隕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