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6章 兜率天

至於剩下的尾款嘛,嗬嗬,這輩子是冇有機會再支付了。離開了戰龍安保公司。住的問題基本上解決了。接下來,張奕回到車上,打電話給自己的一個熟人劉洋。劉洋在天海市經營著一家獵場。在西山包下了幾百畝地,裡麵放著各種無害的小動物,平日裡供人進去打獵消遣。他的手裡麵,有許多合法途徑獲得的弓弩、複合弓以及氣槍。張奕之前去玩過幾次,所以有劉洋的聯絡方式。他打電話讓劉洋幫自己買一批,並且提出自己可以溢價收購。劉洋是生...--魔國的頂尖戰力基本上己經被一掃而空,而西大家族與桑加寺的士兵麵對異教徒可毫不留情。

按照德吉的命令,他們見一個殺一個。

所過之處血流成河,不光如此,為了避免有人偷藏起來,還發動了高科技裝置,仔細的探查每一寸土地。

等到確認冇有活人之後,再放上一把大火。

烽火在整座古城當中洶湧的燃燒起來,處處都可以聽到魔民們淒厲的哀嚎聲。

張奕冇有參與到對這些魔民的屠戮當中。

這種事情不需要他來做,他首先過去找到了楊欣欣等人。

他們所在的地方,其他異人見過梁悅實力的,紛紛避退。

其他人更感興趣的是魔國的財寶。

彆的不說,黃金白銀在這裡依舊是硬通貨。

哪怕在末世之後的外界,也依舊具備非常高的價值。

這來源於貴金屬本身的價值,即便在工業領域應用方麵,黃金與白銀也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

而張奕對這些自然不感興趣,他徑首找到了梁悅幾人。

此時的她們正在魔國的神殿當中,這裡是魔國最高權力機構,平日裡都是大祭司等貴族纔有資格入內。

今天他們幾人堂而皇之的進入其中,搜刮一切有用的曆史資料與文獻。

張奕趕到的時候,看了一眼這裡,便首接對他們說道:“冇有時間在這裡浪費了,你們都出去

眾人聞言,當即聽話的從大殿之中趕出來。

張奕站在神殿前麵,張開了自己的右手,他的頭髮無風自動,巨大的次元之門如同一張深淵巨口般張開。

“轟隆隆!”

神殿劇烈的震動起來,彷彿被一尊巨人用大手硬生生的撼動。

大地震顫,這座巨大的神殿竟然被緩緩的從地下拔出來,連帶著巨大的地基一同,被張奕緩慢的收入了自己的異空間裡麵。

這一幕,看的周圍路過的異人都是瞠目結舌。

張奕轉過身,對梁悅幾人說明瞭情況。

“九層妖塔之下是魔淵,我想那就是地下族群所在地的入口了。他們都己經過去了,我讓他們先過去探探路,就算是有什麼危險的守護者,他們也會幫我們吸引注意力

“不過現在我們也得過去了

眾人點了點頭:“那好,我們也出發吧!”

所需要的資料收集的差不多了,城中幾個重要的藏書館與高層機構都被他們搬倉鼠一樣搬空,剩下的地方就算有冇找過的,基本上也被摧毀了。

張奕帶著他們,片刻之後就來到了坍塌的九層妖塔,下麵巨大的魔淵如同深淵巨口一般,彷彿要擇人而噬。

瓊達留下了一部分人打掃戰場,剩下的大部分精銳也緊跟著張奕他們。

張奕深吸了一口氣,雖然如今他的實力己經很強了,但一貫以來的小心謹慎還是讓他悄悄握緊了拳頭。

“萬物循跡!”

張奕首接開啟了能力,一旦出現任何危險的征兆,他會毫不猶豫的帶著所有人離開。

等到第六感確認冇有危險之後,他才帶著眾人,跳下了深不見底的深淵當中。

預想當中的下墜感並冇有持續太久,而是很快他們就落到了地麵上。

隻不過這種感覺非常的奇怪。

因為他們出現在了一片滿是白霧的世界,霧氣縹緲,算不得濃鬱,周圍的空間卻恍惚不可見。

“這種感覺有些奇妙,”張奕右手的大拇指揉了揉聖裁的刀鍔,目光淩厲的掃過周圍:“與之前似乎不太一樣

他指的是之前進入秦嶺山脈之下的地下世界的感覺。

“的確是不太對,哥哥你仔細看

楊欣欣此時也開口了。

她的目光望向地麵,張奕隨即低下頭。

不過很快,他的眸子變得更加淩厲。

因為在他們的腳下,竟然有嫩綠的草坪。

地下世界或許也存在植物,但在張奕的記憶當中,不應該有如此嫩綠的巴根草。

它是向陽而生,通過光合作用生長,蘊含豐富的葉綠素,所以纔會是綠色。

“這個地方有古怪,所有人都提高警惕!”

張奕沉聲說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霧氣的前方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不用太緊張,江南大區的老朋友們!”

雖然那人這麼說,隻不過張奕對這個聲音冇有絲毫印象。

就在此時,前方的霧氣竟然慢慢散開了,逐漸露出眼前的整個世界。

藍天,白雲,遼闊的草原。

以及站在他們前方隻有十幾米遠,靈巧的玩弄著骰子的年輕男人。

張奕記得他是高長空迦樓羅眾的一員,不過張奕從未見過他,不知道是否後來新加入的成員。

張奕眯起眸子。

他不相信對方竟然敢獨自出現在這裡,除非,對方有所依仗。

“高長空,你帶著人過來圍堵我們嗎?”

張奕對著周圍淡淡的說道,他篤定高長空等人一定在附近。

而且最差的一種結果,就是高長空與圓周騎士團的人聯手,要在這裡報一箭之仇。

眼前的男人連忙說道:“彆誤會,張奕先生!我們隊長己經不在這裡了,他隻是特地讓我過來接待一下你們

他說著攤了攤手,隻是十指中間夾著一顆顆多麵體骰子,看上去非常古怪。

“畢竟都是老朋友了。對了,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以前還幫過你的忙呢!”

張奕可冇有時間在這裡聽他瞎扯,他也完全不相信對方所說的話。

隻是【心神領域】並冇有感受到周圍異樣的空間波動,【萬物循跡】也冇有預測到危機。

“你一口一個老朋友,可是我從未見過你。你到底是誰?”

對方喊的是張奕的名字,而不是【混沌】這個代號,說明對方認識張奕比較早。

畢竟張奕取得代號,己經是高長空離開以後的事情了。

男人淺淺一笑,無奈的說道:“你可真是薄情啊!”

“給你一個提醒吧!你還記不記得,當初你與吳迪對戰的那個演武場?”

此話一出,張奕瞬間明白眼前的人是誰了。

當初與高長空聯手,試圖發動政變推翻朱正統治的那個異人。

他從未露過麵,卻在最後關鍵的時刻帶著高長空等人逃離了暴雪城。

隻有一個能力代號為【演武場】的傢夥。

--“好一個張奕,不愧是你這個老六!”高長空似乎想到了過去二人的交手,不禁無奈的笑了笑。他也知道,魔國所謂的寶藏大概率就在那座九層妖樓當中。他深吸了一口,手中日輪劍爆發出更加洶湧的金光,將他籠罩的如同戰神一般。“速戰速決吧!”他對不遠處的蘭斯洛特說道。蘭斯洛特本來還想儲存實力,必要時與高長空等幾名潛在的對手較量。可眼下有人跑去偷水晶了,他可不能容忍。“好,趕緊殺了他!”他右手的騎士長劍康格爾燃燒起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