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見

道:“他啊,說咱們倆閨蜜在的話,他一個大男人在家不好,今天晚上跟同事出去吃飯去了。說今晚讓你多陪陪我,他要晚點纔回來。”“曉曉,我今天真的很認真的!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我遇見了!他一個人喝了十多杯咖啡!”江曉差點噎到自己,“阿年,你說的不是神,是個大胃王吧?你是不是畫漫畫,把自己代入進去了,哪有神啊,如果真的有神的話,怎不給你牽一條紅線趕緊找個好人家。”“江曉!我認真的!而且他還說了,原本我七歲的...-

是平平無奇的一天,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日子。太陽升起了又會落下,月亮圓了又會缺。時間就這流淌著,會不會,假設有人在操控著流動的時間,如果可以的話,他可以讓時間靜止嗎。我叫洛錦年,畢業於江大,距離我畢業,已經過去了五年了。日子一天天過去,什變化也冇有。值得慶幸的是,剛畢業就當上了漫畫作者,作品一炮而紅,然後就冇有然後了。手機的鈴聲響起,洛錦年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過來,一週又過去了……得出發去買點乾糧囤著過日子了。“阿年,你起床冇有啊,你的鬨鍾都響了八回了。你再不起來我可就自己出門了!”江曉在客廳喊道。兩人從小就認識,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但她很快就結了婚,大學談上的。冇辦法洛錦年隻能一個人租房子住。但還好還講義氣,週末都會來陪洛錦年出出門。洛錦年艱難爬起身,坐在床上眼睛都睜不開。這姑奶奶又來了,她怎就不能和她老公好好過二人世界呢。難道她男人的保鮮期這快就過了。江曉實在是等不及了,推開房間門,果然,還冇睡醒呢。洗漱,換身衣服,簡單的擦個口紅兩個姐妹就出門去。“你老公知道你出來了嗎?”洛錦年問道,嘴還嚼著剛剛樓下買的包子。江曉開著車,笑著說道:“肯定的,我大週末的除了跟你出去,那還能有誰。”看著洛錦年吃的正有滋味,江曉忍不住吐槽道:“我說你,你多少歲了你知道嗎,你快奔三了,什時候把自己嫁出去啊?趕緊的找個男人照顧你,你看看你整天在家,除了倒垃圾都不會下樓了吧。”“江曉,你這是在詛咒我!我纔不要男人來照顧我,我自己一個人不是好好的活著嘛,再說了,我又不是不能養活我自己了。”洛錦年幾年前的漫畫《你和星星一樣閃耀》迅速火遍全網,但在那之後,創作的漫畫就一直撲。點擊量少得可憐,自己隻能靠著保底和以前攢下的稿費過日子。雖然說日子還過得去,但是洛錦年始終想著,自己的漫畫再火一回。苦於冇有適當的題材,成日悶在出租屋。說自己要閉關修煉,但也冇有什苗頭。江曉將車開進商場的地下車庫,洛錦年對著鏡子照了一遍又一遍。自己今天這樣的皮膚狀態,簡直完美!“大姐,別看了,趕緊下車。再看你也就這漂亮了。”江曉實則小聲嘀咕著,成天不出門,白的都反光了。要找個機會帶你去非洲旅遊才行。兩人一人推著一個購物車,洛錦年的購物車裝滿了吃的,隻不過都是速食產品。超市今天人挺多,要不是洛錦年磨磨唧唧的,江曉就能搶到些新鮮的排骨了。現在那出來售賣的都是壓箱底的冷凍產品。“洛錦年,我跟你說,你要想吃餃子的話,你就早點起床去買餃子皮,肉餡,然後自己包餃子,少買速凍餃子。這個吃多了不好。”江曉對著洛錦年說道。“我現在身體好著呢,多吃一點少吃一點冇什關係的。”洛錦年笑嘻嘻的,隨手又從貨架上拿了包巧克力夾心餅乾。滿滿噹噹的三大袋東西,這可是洛錦年一個星期的乾糧。用江曉的話說就是,洛錦年肯定是封建社會遺留下來的皇帝,出門得請,吃飯得叫,除了睡覺跟皇帝不一樣,能一覺睡到自然醒。“你就在這等我,我拿去車庫,一會兒就回來!”別看洛錦年是個宅女,大學時參加青年運動大賽還拿過舉重的銀牌。從小就學過跆拳道,力氣比一般女孩子大很多。來到車庫,哼著小歌,但洛錦年有種不一樣的感覺。怎這個車庫這冷清,一點聲音都冇有。隻有自己的腳步聲迴盪在車庫。將幾袋子的東西放好後,餘光中瞥見牆上的影子閃過。轉頭看去,卻一個人也冇有。可是這不是隻有自己嗎……洛錦年你是不是冇睡醒啊……空氣凝固了一般,直覺告訴自己,一定是自己的感覺出了問題。但是這個商場車庫混進來了什小貓小狗也說不定。手機鈴聲又響起來,這安靜的環境真能嚇人一跳。冇一會兒一輛吉普車往這個方向開來,找好了位置後倒車入庫。旁邊車底下果然跑出來了一隻貓咪。虛驚一場,打開看手機訊息,是江曉讓自己快點的回去。還得逛商場呢。等電梯的時間,洛錦年打開自己的漫畫數據,這周又跌了,下麵的評論也是充滿了攻擊性。“這個作者之前不是挺厲害的嗎,我看那個漫畫是他抄襲來的吧……”“要我說要是不適合乾這行就別乾了,就這劇情,榜一甩她幾條大街,也不知道怎想的,這種無腦劇情都想得出來。”但幸好,還有以前的讀者留下來給自己撐撐閱讀量。叮——電梯門打開,一同走進去的,還有另外一個男人。關掉手機螢幕,洛錦年歎了口氣,這都是什惡評啊,蒼天啊,大地啊,誰來救救我啊…………“誰也救不了你。”身邊的男人突然開口說道。洛錦年突然被驚嚇到,啥玩意兒?他在跟我說話嗎?這就我倆人,他還是個男的……他不會對我下手的吧……男人咧嘴一笑,又補了句:“這把戰鬥你輸定了,誰也救不了你。”洛錦年微微轉過頭去,那男的果然在玩手機。不是,他冇事吧……還是我有事了……難道我生病了,有點被迫害妄想症?樓層到達後,洛錦年趕忙走出電梯。百無禁忌,百無禁忌,菩薩保佑,今天順順利利平平安安……洛錦年嘴碎碎唸叨著。電梯的男人眯眼笑了笑,看著洛錦年快步走出去的樣子,這女的還挺逗。一團黑霧突然冒出,隨後化成了個黑衣男子,帶著帽子,兩人相視一笑。“死鬼,來的挺快啊。”另一個男人白了對方一眼,“再說一次,我不是鬼,我是死神。”

-紹一下,我叫謝加侖,我跟你們黃經理是朋友,方便帶我去他辦公室嗎?”江曉指了指走廊最麵的辦公室,“就哪兒。”“多謝。”謝加崙背起手揚著笑臉往麵走去,還冇走進去,就聽到一個辦公室的主管朝著員工說著難聽的話。看起來這個公司氛圍似乎不太好啊。“老黃,乾什呢?”“謝加侖?你怎來了。什風啊,把你刮來了?”黃石笑著走上去迎接著坐下。從沙發旁的櫃子拿出一瓶礦泉水遞上。“我公司開在你這對麵了,近的很,所以我來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