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不絕。跟菜市場、趕集一樣。哪怕你兩手空空,山上也有火攻隊把錢借給你。讓你儘興的玩。你會彷彿置身於紙醉金迷的幻覺當中。無法自拔。這是一個瘋狂的年代。多少荒誕的故事。超出了你我的想象。後來又聽說水美又有了一個女兒。再後來,劇情就不是這樣子發展了。聽說山青又舊病複發,而且頻繁,一次比一次還嚴重。估摸著可能是因為生孩子對她身體造成了比較大的影響。藥物已經無法控製她的病情。再後來,聽說經常會離家出走。然後把...-

水美在我的印象中,是一個個子稍顯矮小身體微微發胖的油膩大叔。兄弟幾人他排行老二,他哥都結婚了。隻剩下他和老三還住在祠堂邊上的老屋,相依為命,老三也是因為腦袋長得比較遲緩,至今仍然孑然一人,所以冇有一技之長。加上父母親死的早。他前半生基本上以賭為生。這樣的人生,想來也是冇有什麼希望和盼頭。就像他老屋旁邊的一潭死水一樣。誰也不知道。若乾年後會煥發勃勃生機。這件事還得從一段機緣巧合的邂逅開始。

常年往返於聲色犬馬的場所,人際關係自然錯綜複雜。各路訊息靈通倒也不假,這時候改變他家族命運的女人出現了。我知道她姓,不知道如的名字。我們暫且。叫她山青吧,山青是個品學兼優的女孩子。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大學。如果不是因為情感出現了挫折。想必也不會導致她後麵的花癡,她身材高大魁梧。雖然麵相和善,倒讓人覺得有幾分怯生生的感覺。道聽途說,是因為喜歡上了一個男生。人家不喜歡她,導致了她情感受挫。大學以後就犯了花癡。每到陽春三月。百花齊放的時候。就是她劫難的開始,種病無藥可醫,還好山青冇有攻擊性,不過臉上會綻放燦爛的笑容,嘴裡哼哼唧唧的唱著歌。偶爾還會手舞足蹈。衣衫不整的四處流浪。講真,但凡誰家女孩子這樣,都是一件十分讓人鬨心的事。可命運偏偏就開起了這樣的玩笑。不管說是遺傳還是後天造成的。委實有點讓人接受不了。如果不是因為情感的劫難導致了她花癡的發生,相信她的人生會是另外一番景象。自然和水美也就冇有了交集。畢竟,他們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兩個人。不管從任何一個層麵來講,可偏偏命運就是這樣造化弄人。山青離我們的家也就10幾公裡左右吧。一個女孩子家有這樣的癲癇花癡,給家裡麵造成的創傷是無法彌補的。如果長期讓她流浪在外,哪怕她再花癡,也是於心不忍。加上父母親也會慢慢年老。自然希望她有一個依靠和落腳的地方。一則減輕家庭的負擔。二來也省得擔心和一天到晚的提心吊膽。萬一有個好歹,誰能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也不知道誰美哪裡知道了這個訊息。他這麼大的年紀,自然不嫌棄山青的花癡。跟撿到寶一樣。整天樂嗬嗬的,走路都帶風。是啊,老光棍娶到了媳婦。這種驚喜絲毫不亞於枯木逢春。水美是被上天眷顧的人。他也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姻緣。在生活上把山青照顧的無微不至。穿著雖然樸素。倒也顯得乾淨整潔。不發病的時候,她也會悠閒的徜徉在鄉村的馬路上。矮了一大截的水美。笑滋滋的陪伴在左右。所謂好事接二連三。不久山青就傳來好訊息,懷孕了。這對於老來得子的水美來說。無疑是具有裡程碑意義的事情。那幾年,他在賭場上也是風生水起。一個人賺錢,四五個人花。確實有點吃力。你單靠賭博的話,也冇辦法做到場場都是你贏,幸福感爆棚的同時,現實的問題也壓得水美直不起腰,但至少這種感覺是心甘情願的付出,你說人生三節草,誰又知道哪節好?

這種刮豆子的營生,十賭九詐,哪怕到現在,全國一半以上的地方都還十分流行。特彆是在廣東和福建內陸一帶。簡單粗暴,來錢快。這也給當地的治安帶來一定的隱患。我們從小就在這樣的氛圍當中長大。曾經年少無知,也愛玩幾把。最鼎盛的時候。每天上山的人絡繹不絕。跟菜市場、趕集一樣。哪怕你兩手空空,山上也有火攻隊把錢借給你。讓你儘興的玩。你會彷彿置身於紙醉金迷的幻覺當中。無法自拔。這是一個瘋狂的年代。多少荒誕的故事。超出了你我的想象。

後來又聽說水美又有了一個女兒。再後來,劇情就不是這樣子發展了。聽說山青又舊病複發,而且頻繁,一次比一次還嚴重。估摸著可能是因為生孩子對她身體造成了比較大的影響。藥物已經無法控製她的病情。再後來,聽說經常會離家出走。然後把兩個孩子留給水美,這對原本窘迫的家庭來講,就更加雪上加霜了。因為水美是需要東奔西走的。有些場子和合夥的地方離家有點遠。運氣呢,也時好時壞。水美的的性情也大變。經常喝的酩酊大醉。躺在椅子上胡言亂語的。加上山青的離家出走。這對於好不容易組建了一個家庭的水美來講。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以前頭髮還有梳,樣子看著還有一些瀟灑。後麵就乾脆逢頭垢麵鬍子拉碴,乍一看,還真憔悴不少。可又有什麼辦法呢?對一個好賭的人,一般人都不會借錢給他。人家也知道,肯定是老虎借豬,有去無回。前些年運氣好的時候,他就在河旁邊蓋了一層的磚房。大門開在河旁邊。倒也符合他名子風生水起的性格。不過可想而知,一個大男人要拉扯兩個孩子吃喝拉撒,確實也很艱難。還有一個遲鈍的弟弟。也需要水麵的照顧。情場失落,賭場又失意。想必冇有2個孩子的話。水美日子應該會過得比較輕鬆一點,反正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估摸著當時兩姐妹也就10歲上下吧。經常穿著彆人的舊衣服,滿臉汙垢的站在橋邊。看著委實可憐。這兩個孩子不出意外的話。他們的人生是可想而知的。不過在讀書方麵,他們繼承了他媽媽學霸的基因。後來某天聽說水美坐在自己家的竹椅上喝農藥死了。估計他一定是對人間失去了希望。乾脆撒手人寰算了。可苦了這兩個姐妹。和水美的弟弟,三個人相依為命。想必日子一定是清貧的。我們無法自身體會。兩個孩子失去父母的內心真實感受。這樣窮苦的身世,除了知識可以改變命運。你說還有什麼出路?而比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更殘酷的是,你的家庭還必須拿得出供養你求學的錢,你的夢想纔有辦法實現,這都是需要用錢堆起來的路。兩個孩子小學到初中也還好。上了高中到大學,就很花錢了。雖然他這種父母雙亡的情況,國家政策有照顧。但是大部分的錢還是要你自己出,這可苦了水美的嫂子。原本她自己有2個孩子,再加上水美的2個孩子。一個家庭要負責4個孩子的吃喝拉撒和讀書的費用。說實在的確實很艱難。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不都說血濃於水嗎?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兩個孩子都很爭氣,讀書成績都很棒。他們同姓同宗的一個土豪倒是對他們支援非常大。基本上高中到大學的費用都被他包了。他在十裡八鄉的名聲都非常不錯。人也非常豪爽大氣。雖然現在破產了。還是很多人感謝他曾經給予的幫助。這個財就像水,會流動的,你不拿來用,它就會變成一潭死水,慢慢貶值。行善積德,多做好事。哪怕你破產了,人家依然會記得你的好。我想,這就是人存在的最大意義。

哥哥呢,考上了國防大學。現在繼續在部隊深造。估計也是前途不可限量,至少在現在應該是營級乾部以上了吧。這個級彆在我們這個窮鄉僻壤應該算是光宗耀祖的。妹妹也不賴。碩士畢業。被我們鄉鎮反聘回來。現在大小也是個科級乾部。繼續為家鄉的建設發展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有的時候你就會感慨。命運在捉弄人的時候,給你關上了一扇門,同時呢,又給你打開了一扇窗。妹妹呢,倒也感恩。前幾年嫁到隔壁鄉鎮的時候,把全部聘金給了嬸嬸。她也體諒嬸嬸養育他們的辛苦。水美可能至死都不知道,他兩個孩子會有那麼大的出息。當然,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但對於水美的弟弟來講,他依然過著孑然一身的生活。可能侄兒侄女有空會回來看一下他。除此之外,好像冇有什麼改變。可你又奢望平淡的生活,它能改變什麼呢?幾十年如一日,我們依然過著平淡的生活。除了多了一雙兒女。好像也冇有取得什麼驕傲的成績。生命的長短你無法左右。但是生命的寬度,你卻可以把握的。

水美當初的一個決定,影響著家族的興旺。從苦難中成長起來的孩子。應該會倍加珍惜來之不易的成績。富貴如浮雲,能留在人內心的,永遠是那一份不可多得的真誠。往事如煙。我們終將在瑣碎裡慢慢老去。歲月無法回頭,唯有在逆境中奮力拚搏。不要彷徨和猶豫,茫茫人海,纔有你安身立命的一席之地。

有些故事聽起來激勵人心。但對當事者卻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苦難。我們做不到剝開彆人的傷口去欣賞。藏在血肉模糊裡的堅強。不需要錦上添花的讚美。嘴下留德。便是世間至愛的溫暖。

-苦了水美的嫂子。原本她自己有2個孩子,再加上水美的2個孩子。一個家庭要負責4個孩子的吃喝拉撒和讀書的費用。說實在的確實很艱難。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不都說血濃於水嗎?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兩個孩子都很爭氣,讀書成績都很棒。他們同姓同宗的一個土豪倒是對他們支援非常大。基本上高中到大學的費用都被他包了。他在十裡八鄉的名聲都非常不錯。人也非常豪爽大氣。雖然現在破產了。還是很多人感謝他曾經給予的幫助。這個財就像...